主页 > S默生活 >林羿豪╳萧一杰-被日释出回归义大犀牛 >

林羿豪╳萧一杰-被日释出回归义大犀牛

2020-07-17 678评论
林羿豪╳萧一杰-被日释出回归义大犀牛

28岁的萧一杰和23 岁的林羿豪,两人虽然相差5 岁,但他们都在高中的年纪就赴日发展,并走过不尽相同的棒球路,最后殊途同归,在今年回到中华职棒,并披上紫色战袍,要共同守护义大犀牛的牛棚。

萧一杰很日系,林羿豪则很台式,从平常的调调就可以感觉得出来。两位旅日归国的球员有着各自在日本为棒球奉献青春的过程,接下来就要说的,就是他们那些年有点爆笑,但夹杂着辛酸的棒球青春物语。

去日本 为什幺是我?

,萧一杰在屏东出生,他们家可说是棒球世家,不但爸爸打过球,大伯萧良吉当年还是味全龙的教练,会对棒球产生兴趣一点也不意外。在萧一杰的印象中,他从幼稚园就开始看中华职棒,「可是我不是味全迷,我是三商迷,」萧一杰说,「因为我喜欢大砲型的选手。」

萧一杰口中的大砲型选手,原来就是林仲秋。国小六年级在国城杯少棒赛获得打击奖,颁奖人正好就是他,「我不知道我是第一名,超高兴的,那时候要颁发很多东西,结果我拿了奖杯就走了,很兴奋。」

就读屏东中正国小的萧一杰,小学二年级时学校还没有球队,于是他就跑到复兴国小少棒队练球,展开他的棒球生涯。三年级时校队成立了,不过打了一年萧一杰就转到善化国小。

一直到从善化国中毕业、进高苑工商就读,萧一杰都自认是个很普通的选手,当时高苑大一届的学长有高国辉、陈伟殷、郑锜鸿、罗锦龙等,一个比一个有名,同届的则是郭胜安较为突出,为什幺是自己出国?「其实我也不知道。」

萧一杰Profile

林羿豪╳萧一杰-被日释出回归义大犀牛

‧ 1986.01.02‧180cm、87kg

‧ 屏东县‧日本奈良产业大学

‧ 投手‧右投右打

‧ 2014年度选秀会义大犀牛第3轮第9顺位

‧ 阪神虎(2009-2012)→福冈软银鹰(2013)→义大犀牛(2014-)

距离萧一杰出生的5年后,,新竹诞生了另一名未来的巨投林羿豪。当初打球只是纯粹好玩,被哥哥拉去陪练、陪打,「玩到后来我打到职棒,他却没有打。」

林羿豪国小虽然是校队,但比较像是社团性质,国中到台中的西苑就读后才开始接受严厉的训练,「教练说跑就对了,所以我们就一直跑。」小时候蹲捕的林羿豪到了国中才开始练投,结果国三一口气飙出151公里的球速,「我也不知道为什幺。」天身神力?「可能是吧。」

年仅15岁就有惊人表现,自然也引起国外球队觊觎,读卖巨人抢先与林羿豪签下育成约,他也成为台湾第一位国中就被国外职业球团签下的选手。对于当时的风光旅外,「我不知道我为什幺会去西苑,我也不知道我为什幺会去日本,」林羿豪说,「一开始打球只是想玩而已,打着打着就出国了,一切都太突然了。」

林羿豪 Profile

林羿豪╳萧一杰-被日释出回归义大犀牛

‧1991.01.02‧188cm、101kg

‧新竹市‧日本中央高等学院

‧投手‧右投右打

‧2014年度选秀会义大犀牛第2轮第6顺位

‧读卖巨人(2006-2013)→义大犀牛(2014-)

旅日 不一样的道路

虽然都是年纪轻轻出国,但萧一杰和林羿豪走的是完全不同的路,一个是小留学生,一个已经是职棒球员。「我觉得他压力满大的,」萧一杰如此猜想林羿豪当时的状况,林羿豪却笑答,「第一年其实还满开心的,因为太年轻什幺事都不用做,还没发育。」

第二年开始,林羿豪才算真正体会到日本职棒的训练,做操、跑步、投球都跟台湾不一样。才国中毕业就进到职棒,林羿豪开玩笑说,「难怪我脸都变这样。」太早进入大人的世界,是幸还是不幸?林羿豪认为,幸运的地方在于比较早理解职棒的生活,不幸的就是太早知道一些现实的黑暗面。

林羿豪形容,当时就是傻傻地去、傻傻练球、傻傻比赛,教练说什幺就做什幺,「现在回想,怎幺我才国三毕业就去日本了?而且待好久喔,好累喔。」每次放长假回台湾就不想再到日本,看到同龄的朋友们都报以羡慕眼光,「我觉得他们都好自由喔。」从林羿豪的口吻完全可以感受到,一个正值爱玩年纪的小朋友,有多幺不习惯和其他人不一样。

而到宫崎县日南学园就读的萧一杰,对于团体生活没有适应上的问题,唯独语言问题让他觉得棘手。不过当时学校一切都帮他打理得妥妥当当,他只要专心打球就好。就读高中期间,萧一杰也打进了甲子园,但他其实没有太特别的感觉,「我当时就是想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好,先读完三年书,没有想去甲子园。」不过第一次去甲子园,还是让萧一杰留下深刻回忆,因为日南市算乡下,第一次到大阪这种大城市,看到高楼大厦让萧一杰觉得好兴奋。而踏上不是每个投手都能踏上的甲子园投手丘,萧一杰也很紧张,因为那是他第一次见识到这种大场面,「第一次去很自然地就喜极而泣,因为练球很辛苦,放假很少,连颱风天都没有休息。」

日职初登板 什幺状况都有

虽然林羿豪搞笑地说第一年去日本什幺都不用做,很轻鬆,但刚去半年不能投球,也不能参加比赛,还是挺苦闷的。林羿豪便为自己设定三年时间,若还是没能成为正式球员,就要回台湾了。后来期限到了,还是育成球员,林羿豪真的有离开的念头,不过球队说服他多等一阵子,直到2010 年7 月31 日,也就是育成选手转为正式选手的最终期限,「我当天先发,投3局就去签约了,」林羿豪说,「当时觉得拖好久喔,

也没有特别开心,不过总算到了另一个阶段。」成为正式选手后,下一个目标当然就是升上一军,结果林羿豪不到一个月就上了一军,「马上又换一个目标,下个目标是站稳一军,但怎幺又下来了?」回想当时上一军,林羿豪只觉得好突然,且随即就在对广岛东洋鲤鱼的比赛中登板。8 局时球队落后,因为太紧张,加上不习惯室内球场的灯光,林羿豪根本看不到捕手暗号,「他配指叉我催直球,还丢到他!」

林羿豪的日职一军初登板,保送、触身、暴投、打到捕手,什幺都有。而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比赛,则是第二场,也是他最后一次在一军出赛。距离初登板过两周又有上一军的机会,当时对上养乐多燕子,先发投手两局就被打爆,林羿豪突然被叫上场,「我都没有热身耶!结果就被打爆了,隔天就下二军了。」

第一指名 「找到工作了」

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普通选手的萧一杰,到了日本才开始练投手,本来打算读完三年高中就要回台湾,不过家人鼓励他继续升学,加上自己的想法也和三年前有所不同,决定留在日本继续打拚,并进入奈良产业大学就读。

「我当时还是个普通投手,但慢慢有机会上场,我觉得对我很有帮助。」大三时学校打进明治神宫(编按:明治神宫野球大会是日本大学棒球最重要的赛事之一),萧一杰觉得当时是自己的巅峰时期,虽然球速不快,但很有威力,也有投出一些成绩,常常会在报纸上看到自己的名字跟照片。

也是那时候开始,萧一杰有了想挑战日本职棒的想法,最后也如愿以第一指名风光被阪神虎选走,「满幸运的,因为阪神抽两次没抽到。」(编按:阪神2008 年先指名外野手松本启二朗,抽籤输给了横滨;接着指名投手藤原紘通,又被乐天抽走,第三次才选中了萧一杰。)「不过(第一指名)满光荣的,有点想要哭的感觉,」萧一杰笑说,「因为终于找到工作了!」

这样无俚头的回答,其实不是没有原因。「大四的同学都穿西装去找工作,只有我没有西装,」萧一杰回忆,「我也有去就职活动,但没什幺兴趣,不知道要做什幺工作。」因为在日本,一支球队里会走职棒这条路的人算是少数,萧一杰说,大家在二、三年级时就会考虑是不是该放弃,该往哪条路他们都很清楚。

四年级若还留下来打球,就是想打职棒,或是去社会人球队、独立联盟发展,而他们那届只有四个人,其他三人最后都去社会人球队。

萧一杰第一次升上一军是在职棒第二年的9月,但没有投任何一颗球就回到二军。真正在一军登板是2011年8月,当时待命中继的他每天都很紧张,因为不知道什幺时候会轮到自己上场。初登板是在名古屋巨蛋对上中日龙,当时先发第一局就失一分,之后稳定下来投满5局都没再失分,最后0比1吞败,「说运气,其实是实力不好,连两局第一个都投保送。」

第二场在大阪巨蛋,萧一杰坦言自己没有调整好,状况也不佳,投不满4 局就退场,最后的结果就是下放二军。

释出 棒球路的逗点

直到2012年球季结束,某天假日萧一杰接到来自球团的电话。「他们叫我隔天穿西装到某某饭店,突然这样讲,想说不要想那幺多,可能是球员交易吧?」后来学弟说自己也接到相同的电话,萧一杰开始觉得事情好像没有那幺简单,果然,被释出了。

「虽然薪水可以领到12 月,但明年没有工作了,我要干嘛?」萧一杰坦言,接获消息的那一天,真的吃不下饭。后来他被福冈软银鹰挑走,得以再延续职棒生涯,「这次我把它当作最后一年,手投坏了也好,就拚一下。」和软银签下育成合约的萧一杰,虽然大多在二、三军出赛,但自认成绩还不错,以为有机会被留下,没想到球季结束后又再一次遭到释出。

萧一杰说,日职球员从签进来到释出,平均是7 年寿命,所以自己一开始设定要打10 年,「没想到只打了5 年。」从第一指名到一军仅出赛两场,萧一杰并没有在日职投出成绩,「自己不争气吧!可是我相信我没有不努力。」

问到把青春都耗费在日本,最大的收穫是什幺?萧一杰妙答,「就是拿到那笔签约金。」原来为了让萧一杰在日本念书,造成家里很大的经济负担,爸妈向银行贷款,每天吃粥度日,「听得我都快掉眼泪了。」萧一杰一度想放弃打球回家,或是到外面打工,但都被妈妈阻止,「他叫我好好把球打好。」

林羿豪则是早萧一杰几天也接获巨人的战力外通知,因为合约到期,没能继续留下,「其实我有一半高兴,」林羿豪说,「我还有打给一杰,跟他说我终于可以换球队了。」每年都找很多洋将的豪门巨人,其实没有林羿豪的空间,很多人也都建议他转队会有更好的发展。

如此看得开的个性也令人好奇,林羿豪本来就是这样,还是因为年纪轻轻就进入大人的世界而受到影响?「我从小就是这样。」问他有没有遇过挫折?他摇摇头,等到萧一杰分享自己的低潮经验时,林羿豪说,「这样的话我也有耶,就在去年,但我没有挫折。」

他的回答让人好气又好笑,但也颇有道理,「去年我失落下去的话,今天我就不会在这边了。」释出是旅日的句点,但只是棒球路上的逗点。走过一条和多数台湾球员不一样的路,萧一杰和林羿豪今年都回到台湾,站上中华职棒的舞台。过去那段旅日生涯或许不能算是很成功,但带着宝贵的经验,属于他们的棒球故事还要持续连载新的篇章。

林羿豪╳萧一杰-被日释出回归义大犀牛

一分钟认识林羿豪

★绰号:老皮啊,队友取的,他们叫习惯我也就回习惯了。

★背号由来:没有由来,就是从以前穿到现在,不想换,而且也比较顺,正反倒过来都是一样的。

★喜欢的食物:麵类吧!

★讨厌的食物:纳豆。(一杰:纳豆我满喜欢吃的。羿豪:你真的被融入了。)

★不打球时的兴趣:玩电脑、看电视,当一下宅男。

★口头禅:好像没有耶。

★教大家一句日文:行きましょう!(i.ki.ma.sho.u,走吧!)因为很喜欢叫人出去。

★受日本影响最深的地方:穿着吧!就算去便利商店也要穿得很整齐,短裤都不能穿。还有礼仪那些,看到比自己大的前辈都会打招呼。

★关于打球的特殊习惯:还没戴上去比赛过的手套,别人不能戴,谁都不行。

★最欣赏的球员:他在我面前(全场大笑)。没有特别的耶,有欣赏的话就王建民、郭泓志、阿部慎之助。

★其他领域的偶像:没有。

★想跟球迷说的话:请多多支持棒球。(一杰:不要学我讲话。羿豪:谁叫我们同天生日?)

一分钟认识萧一杰

★绰号:没有,大家都叫我⋯(羿豪:大家都叫你スケベ。)スケベ是金龙开始叫的,现在大家就一直叫,其实没有。可能他在美国学的吧!(小编:为什幺会在美国学日文?羿豪:可能有遇到日本选手。)(编按:スケベ,su.ke.be,好色的意思。)

★背号由来:过去在阪神期间受到前辈上园启史照顾,就选择了他当初所穿的41 号。

★喜欢的食物:日本有一家叫「すき家」的,我很喜欢他们的牛丼(羿豪:料多、饭多、汤汁多。)我也满喜欢喝咖啡的。

★讨厌的食物:日本人很喜欢吃生蛋拌饭,那个我没办法接受。(羿豪:那个我就会吃耶。)如果蛋黄而已的话我可以接受,但我不喜欢蛋白的味道。

★不打球时的兴趣:我都会看体育,美式足球、篮球我都会看。其他还好,比较喜欢看电影。

★口头禅:没有。(小编:我发现你好像喜欢讲什幺什幺『喔』。)喔对,昨天叫外送,他说,「你们有叫外送吗?」我就说,「有『喔』!」(羿豪:他应该是受日本影响,他们讲话都会强调尾音,尤其又在大阪那边,口音比较重。)

★教大家一句日文:よろしく!(yo.ro.shi.ku,多多指教。)

★受日本影响最深的地方:可能是一些时间观念吧,会比较準时。平常会倒着算,假设3点半出发,那我3点要做什幺,2点半要做什幺,要睡到几点。还有礼貌,点头、打招呼,那是改不掉的习惯。

★关于打球的特殊习惯:好像还好耶。(羿豪:他有习惯啊,早上都很早起来散步。一杰:对啊,我最近都好早起来喔,4、5点就起来了,醒来就不会想睡了,也不知道为什幺(笑)。)

★最欣赏的球员:黑田博树,我满欣赏他的霸气,还有投球的style,有值得学习的地方。

★其他领域的偶像:Mr. Children,我满喜欢听他们唱歌,就类似台湾的五月天吧,是吗?

★想跟球迷说的话:请多多支持棒球。



热门
推荐